無糖

给我一个拥抱,我丢掉我的车票。

一见钟情

*井白
取名土鳖没长进,不是RPS,听歌听出的灵感,就突然很想写。还是没什么剧情,挺狗血的,是真真儿的狗血,凑合看吧。

太阳被细密的针扎破了,把加州的夏天晕开一层苹果的颜色,升高到苹果派的温度。饱涨的汁儿淌下来,滴落在皮肤上,融化在橡胶鞋底。白敬亭额间的发带已经被汗水浸透了,湿哒哒地贴着额头,把刘海拱的乱七八糟,发丝蜷缩在一起,有那么几分冲天炮的气魄。篮球在手掌与水泥地间来回弹跳,似乎把地面烫手的温度穿到了白敬亭的掌心,几乎要把黏连球衣与后背的汗液一并蒸干。

“小白哥,加油!”王嘉尔用不规范的中文喊,手里半瓶矿泉水随着他的情绪摇摇晃晃。他坐在树荫下,脚脖子有点泛酸,摸起来又有点肿,是刚刚被白...

王灿别骚了

*井白衍生
*王灿x陆之昂
题文没关系,我取标题的水平不行,唉,随手摸个短打,也没啥剧情,看看就好了。

王灿这十来年人生过得吧,说好听点儿是衣食无忧,说败家了就是挥金如土。小小年纪就学会了骚包,一双昂贵皮鞋擦的油亮,背头梳的反光,耳骨嵌着两枚扎眼的耳钉,就差脖子上没挂根大金条,校服衬衫上拿钻镶个边儿:老子有钱。总之,灿哥觉得不错的,可以的,还行的,那就买,只要喜欢的,就没有到不了手的。

唉,可人生总有不如意的时候,偏偏王灿就喜欢上了陆之昂。一见钟情,他向来不信这邪门的词儿,换句话说,他对这档子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富家王公子的金句就是,恋爱哪儿有兄弟重要?兄弟能为你两肋插刀,女朋友能吗?这一插还...

* Spideypool
半成品,烂尾了。意思是我还活着。

“我讨厌我的疤。”韦德嘟囔着说。他慢悠悠地用五根手指揭开黏着干涸血液的红色面罩,血腥味顽固地停留在他的鼻腔,这让雇佣兵很难去分辨这些干掉的血是从哪儿来的。我刚刚流过鼻血吗?他懵头懵脑的回忆,炸弹,枪械,匕首,乒乒乓乓的打斗,最后他一脚踹飞了坏蛋头头,把他当做世界杯绿茵场上的足球踢进海里。这当然不是他的脚下留情,条件允许他会补上一枪让那个恶棍做永远的美人鱼尸体——不过他没成功,因为超凡好朋友兼职小男友的蜘蛛侠拦住了他,并把断掉一只胳膊的韦德扛回家再扔上床。

哦,这又是威尔逊先生的易感期,被子弹打穿的脑壳总会自动跳出花里胡哨的想法,——...

帕克是奶油小甜心

* Spideypool
*RR贱x荷兰虫
我又想搞荷崽了。TT
和内容没太大关系的标题,初衷是想写胆小鬼Wilson先生和黏人Parker小男友的爱情故事。

 

 

01.

 

 

那红蓝色的身影跳跃着进入视线范围内时,Wade的背脊微微挺直了。

 

初冬的晚风捎着刺骨寒意,Wade已经在这破烂屋顶整整等了半个小时,才终于把那位杂技爬墙爱好者给盼来。这确实太惨烈了,纽约该死的冬天,紧身衣和自愈因子都无法抵御的寒冷几乎将他冻成冰棍。

 

那位小英雄显然注意到了他,荡着蛛丝以一个超级英雄的花哨落地降落在了Wade身旁。...

我又想起他了。

在过去一千五百年冗长的岁月中,我想起洛基的次数两只手便足够。并不是我不爱他,而是:在一千五百年的任意一个角落都能够发现洛基的影子,以至于我从未思念过他,这于我是多余的。屈指可数的那几次,无非是他侵略地球、假死谎言……诸神黄昏的焚天烈火熊熊燃起的时候,我也确实的在思念他。稍等,这么算来不止两只手,再加上两只脚吧。

而现在的思念相较以往而言又过于沉重。比浩克毫不客气砸向我的拳头还要重上千百倍,几乎要压弯我的脊梁、碾碎我的骨肉,它正蚕食着我的心脏。神的一生有五千年,甚至更久,我想,我剩下将近五分之三的生命要浸泡在这苦涩与辛辣交加的情绪中了。这很糟糕,我明白。这是“思念”与“哀悼”...

*锤基
夜间无脑产物。
又名:堂堂雷霆之神竟然想这样做……

 

*

 

索尔只觉得太阳穴在突突狂跳。

 

“哇哦,——让我好好瞧瞧、这是谁?”洛基将后背放任在松软的沙发间,双腿交叠在一起,促狭地眯起双眼,扬起的眉梢昭然显示他的愉悦心情:这几乎是索尔多年观察如今能轻易得出的结论——可对方是满嘴谎言的洛基,这个定论可要在句尾打上一个十足的问号了。

 

“老爸的胡子告诉你,我是你老哥。”索尔干脆利落地回答,拧起眉头望向那停顿在半空的右手,它始终握着一柄铁质门把——那是他刚刚在经过几番敲门未果、耐不住性子用力过猛拆卸下来的玩意儿。中庭的门锁这么劣质?...

* Spideypool
夜间无脑产物,趁机摸一摸荷崽的屁股。(危险发言)

彼得大睁着那双棕色的双眼,那儿瞧上去湿漉漉的——如果能够忽略他眼下一圈乌青色,眨动的眼皮甚至带了一点儿讨好的意味,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手指顽固地拽着一片衣角,自然不是他的。这不是什么绝赞的表情,但对斯塔克先生……大概会产生微乎其微的作用。显然他已经完全忘记不久前尽管苦苦哀求战服依旧被收的事了。

“求你了,韦德,只是一个吻。”

男孩用上了可怜巴巴的语气,眼睛再次飞快地眨了两下,韦德几乎能够看到星星化作实质向他飞来,砰的一声撞开火花。

“……不,我说了,不。这是我这个晚上第七次对你说说出拒绝的话,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关于蜘蛛侠的你应该(或者不该)知道的事:

我的超级英雄。

小蜘蛛痴汉专用号:

想着要不要搞个虫哥的人设科普什么的……之前不是有个小贱贱的老长的科普么,想对称写个虫虫的,结果开始写的时候像个老父亲一样絮絮叨叨一大堆鸡毛蒜皮的事情……写到最后居然有点泪目。


敲摸着夹了一点贱贱戏份



关于蜘蛛侠的你可能该(或者不该)知道的事:



他很少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很喜欢梅婶烤的小麦饼,喜欢科研,如果能有机会的话,他想在地平线当研究员一辈子。


他不喜欢应酬,也不擅长金融方面,他在这方面一团糟。


不过他在曼哈顿有间公寓。


他讨厌编辑和绿魔。


他不喝酒,滴酒...

* Spideypool
瞎写段子,没有逻辑,难看,不打标题了。

他说分手。

从那个单词从齿间迸出,直到尾音落下,彼得如释重负垂下肩膀。

“呃,韦德,你知道的,我们不太适合。”男孩儿抓了抓后脑勺,眼神在天花板上来回飘忽。

韦德仍然保持着原先的姿势——手里抱着抱枕,嘴里吊着牙刷,嘴里甚至泡沫都没有吐干净。他木然地眨了眨眼睛,将那点睡意彻底驱散干净,转身去将嘴里的牙膏泡沫混合着水吐掉。

“好的,宝贝。”他含糊地说道,“我真的非常,非常不喜欢你这么纠结,糟糕透了。”他把红牙刷放回杯里,紧贴着彼得的那只蓝色的。

彼得抿起干裂的嘴唇,冷冽的寒冬让他感到不舒服,颈后的皮肤甚至起了一小片疙瘩,但他...

Bedtime story

不是睡前故事的故事。
RR贱x加菲虫。我好喜欢加菲。

“嘿,Wade。”Peter用指腹来回摩挲着被单,轻声唤道,“我知道你没睡——别深呼吸了,深度睡眠期间可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伙计。”

“我他妈——干什么了?嘿,Peter。”Wade几乎是立刻睁开了双眼,他气势汹汹地蹬腿翻了个身,模仿着Peter的腔调,“你知道的,时候不早了,我们为什么不睡觉?你刚刚欺骗我——你困了,所以我才会像个弱智似的和男朋友盖着棉被睡觉而不是干些别的事情,不是吗?”

Peter在黑暗下微微红了耳根,他刚刚确实累极了。噢,老天,Wade总是在这个时候提起那些满脑子的成年人思想。“拜托,这很糟糕,我们只交往了一个月,...

他摘下面罩时,那份藏掖在红蓝紧身衣下的稚气便像掺了浓浓奶味、不受控制地钻入我的鼻腔。

深秋裹挟寒意的晚风顽皮地吹散他的额发,我用指腹替他擦去鬓角的汗水,他本蓬乱的棕发被浸湿,那双棕色的瞳仁亮晶晶地望过来——我分明从他眼里万千霓虹中辨出喜悦。

瞧,这是你们的超级英雄蜘蛛侠,可他的眼里此时除了他最在乎的纽约,还装下了一位好雇佣兵。

震惊!少年青涩小秘密一夜曝光,这究竟是……02

RR贱x荷兰虫。

可能是lof都觉得我结局太水所以吞了吧(。)

改个结尾重发一次,手下留情,感谢……

 

 

 

蜘蛛感应迟钝地尖叫起来。

 

或许这只是心理作用?Peter只觉得太阳穴急剧地突突跳着像密集鼓点、心脏几乎卡在嗓子眼不上不下。男孩将眼眶撑大到极致,嘴巴也呆愣愣地张开,Deadpool的话像是按下了单曲循环,在耳边絮絮叨叨地占据了整个大脑。

 

等等,Deadpool刚刚叫出了两个名字、暂且不论先后顺序,但绝不可能是巧合。拜托,谁也不会将Peter Parker这样的小书呆子和大名鼎鼎的超级英雄Spider-Man...

一次英雄救美!

瞎写段子,一发完。
RR贱x荷兰虫。
想不出标题了,就是想写亲亲!

连续数声枪响突兀撕裂了寂静夜色。

Peter发出一声破音的惊呼,喷出蛛丝缠住不远处仍举着手枪的罪犯大叔,凭借蜘蛛怪力将他高高拽起挂在路灯下。

“Wade——”对于充斥愤怒的咒骂声充耳不闻,Peter送给他最后一根蛛丝加以固定,飞快地奔向身前平躺在地、看上去虚弱不堪的男人。

Deadpool刚刚英雄救美了一回——英雄救英雄?噢,管他呢,总之他用身体替Spider-Man挡了三颗子弹,倒地前还强撑着举起胳膊、十分洋气地打了招呼,倒地后也尽量不让自己像只被鞋底碾过的毛毛虫挺直了背脊。

雇佣兵今晚异常的安静,没有像以往那般的絮絮...

震惊!少年青涩小秘密一夜间曝光,这究竟是……01

看完三遍电影之后憋了几个星期的脑洞,我快被他可爱爆炸了。
 

 

 

 

当清晨七点的纽约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Wade正焦躁地抖着腿、直勾勾的盯着破旧电脑上少年青涩的背影。随后房门被不客气地推开,AI慢腾腾地走了进来。

 

“嘿,亲爱的,出去——拜托,别打扰我。”Wade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举起双手摆出投降的动作,尽管他清楚对方看不到,“忘了告诉你,噢,可以现在就告诉你,哥已经沉浸在恋爱的粉色世界里无法自拔了,从昨晚开始。”

 

“蠢货,闭上你的臭嘴。”AI皱起眉头,拐杖击打地板不断发出沉闷的声响,“你以为我昨晚没有...

你的心跳好吵哦。

* Spideypool
 

 

 

Peter最近十分不对劲。
 

不是八九分,而是十分。明明每天还是照常上课、照常写着代数作业、照常溜出窗户夜巡,偶尔去Mr.Stark那里坐上一会,喝口超级苦的咖啡——虽然到最后也只喝了一口,但还是有哪里不对劲。

当然,他指的不对劲和这些半分钱关系没有——他体会过这样的不对劲,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大概在很久以前,或许是不久以前,对班上的漂亮女孩产生过这种不对劲的感觉。

May婶说过,这是“恋爱的悸动”。说实话,Peter并不喜欢这样的形容,他认为这该用在女孩子身上。但May婶只是咯咯笑着,塞给男孩刚刚晒干的、...

© 無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