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糖

给我一个拥抱,我丢掉我的车票。

你的心跳好吵哦。

* Spideypool
 

 

 

Peter最近十分不对劲。
 

不是八九分,而是十分。明明每天还是照常上课、照常写着代数作业、照常溜出窗户夜巡,偶尔去Mr.Stark那里坐上一会,喝口超级苦的咖啡——虽然到最后也只喝了一口,但还是有哪里不对劲。

当然,他指的不对劲和这些半分钱关系没有——他体会过这样的不对劲,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大概在很久以前,或许是不久以前,对班上的漂亮女孩产生过这种不对劲的感觉。

May婶说过,这是“恋爱的悸动”。说实话,Peter并不喜欢这样的形容,他认为这该用在女孩子身上。但May婶只是咯咯笑着,塞给男孩刚刚晒干的、带着太阳味道的被单。

Peter并不是说这样的感觉不对劲,这很正常,非常正常。如果没有,那才叫做不正常!但不对劲的是,他的悸动对象是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岁并且穿着红黑色制服的疯癫雇佣兵。

是的,他——喜欢Deadpool。这就是他不对劲的原因,就连上课看着黑板公式脑海里都能浮现那张疤痕脸。Wade曾经在某次夜巡时摘下面罩给他看过一次,他伸出舌头幼稚的扮着鬼脸,显得狰狞又丑陋。

但Peter完全不觉得丑,他从Tony那儿了解过Wade的经历,他感到心疼,并在Wade自嘲地戴上面罩之前按住了男人的手。“嘿,别总这么想——我觉得你很帅,真的。”

 
他向上天发誓,说这句话时完全没有动脑子。如果有重来的机会,他绝不会一脸认真地说出这么愚蠢的话!于是Peter在Wade诧异的注视下,慢腾腾的红了耳根。他庆幸当时戴着面罩,否则他可能会控制不住澎湃的心情从四十楼大厦楼顶跳下去,荡着蛛丝的那种。

Peter忍不住开始想象May婶在听到他的心仪对象之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拜托,她可一直希望自己找到一个善解人意、活泼可爱的小女生,但Wade无论是性别年龄还是性格都相差了整整一个银河系。

 

 

 

“呃,我想——也许没这么糟糕?”Peter小声嘀咕着,坐在大厦楼顶摇晃着双腿。现在是夜巡时间,他注视着马路上偶尔经过的车辆,纽约的深夜逐渐陷入了寂静。

“Spidey~你在嘟囔着什么有趣的悄悄话吗?我敢打赌刚刚听见了你的声音——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听见了!”几乎是话音刚落便传来的熟悉嗓音成功吓了Peter一跳,早在几个星期前Wade的靠近就被蜘蛛感应成功淘汰了。

Peter猛地回过头,果不其然看见了Wade那身红黑色的制服。他的心脏稍稍跳的急促了一些,“嘿,Wade!你能不能提前打声招呼,在出声之前?”

“啥?打招呼难道不出声吗?上帝!”Peter看见Wade面罩上眼睛的部分夸张的睁大了,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新闻,“这可是我头一次这么听说!难道我打招呼只能摆动作吗?操,那真是该死的愚蠢。还是你在暗示我们之间的见面就该热情拥抱或者亲吻?”

 
“不、不——不不不!”Peter在他开始说话时便忍不住开始脑补起了画面,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不可避免的瞪大了眼睛。他感到了没由来的心虚,慌乱的摆着手,抑扬顿挫的说了好几个不,“我是说……我是说,呃……”男孩想要为刚才的话做出弥补,但显然不能够找出好的说辞。

 
于是他丧气般地垂下了肩膀,“好吧,没什么,你还是大声打招呼好了,就像刚才那样。”他不过是因为恰好在想Wade的事情本人又刚好出现而感到心虚,这是他自己的问题。

“嗯哼,我很乐意那样做。”Wade耸了耸肩。他察觉到了男孩明显的反常,准确来说是这段时间都有些反常。比如他不会再因为突然亲密的话语或动作胖揍自己,而是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咪那样猛地跳起来,再胡乱的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就像现在,男孩微微喘着气,似乎正在努力的平复躁动心情。Wade努力地不往那方面去想,他承认他像个超级变态,各方面的。

 

 

 
 

喜欢上一个小鬼算不算变态?Wade曾经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好像不算。好像,大概,也许,百分之五十?好吧,他不确定。

Wade说不上是什么时候对Spider-man产生的感觉,他的记性并不好,这众所周知的事情就不必再拿出来重复了。似乎是被倒挂和揍出来的感情——尽管Wade一开始只是觉得这个紧身衣男孩的屁股宇宙级别的性感,空中飞来飞去的杂技表演炫酷到爆。

 
Wade并没有见过男孩面罩下的样子,但这并不妨碍他溢出来的喜爱。无非就是奶香男孩的长相,这并不难想象,再配上标准青少年的青涩嗓音,在他眼里比性感辣妹迷人百倍不止。

 
最该死的是Spider-man总是做出各种撩拔人的小动作,更可怕的是他本人完全不知情。掀起面罩吃汉堡的时候舔嘴唇的动作算不算?必须算,这是赤裸裸的勾引!鬼知道他有多想把食物狠狠扔下楼,再把男孩按在地上来一个缠缠绵绵的法式热吻?

 

 

 

Wade在心里暗骂了一声操,同时将胳膊环上了小英雄的腰,Peter并没有挣开。“所以——Baby boy,要去吃点夜宵吗?星期五餐厅或者其他,你说了算。噢,同时我想委婉地拒绝甜腻的东西。”他像是回想起了什么,扭动身体打了个寒颤,“上回那个草莓派真恶心,甜的掉牙!现在回想起来我的胃都快烂掉了,呕。”

“噢,求你别提那个,我也觉得恶心极了……”Peter配合的缩起了肩膀,他从来没吃过这么甜的东西——上回和Wade心血来潮去的甜品店,在把粉红色的酱料咽下肚里的时候,他发誓短时间内不要再吃任何甜食了,绝对。

 
他们对视了一眼,Peter忍不住噗嗤的笑出了声,Wade则是咽了一口口水,很小声的。

“——Wade,有没有人说过你超有趣的?”Peter偏过头去看身旁的雇佣兵,此时的Wade并没有平时那么的欠揍,只是欠揍,他不讨厌Wade,一点也不。

“不,从来没有,你是第一个,蜘蛛男孩。你很温柔,有人这么说过你吗?”Wade又耸了耸肩,他摊开双手,努力回忆了一下各路英雄对他的评价,最终挑选了一个相比之下最好的评论,“他说我很烦人,恳求我闭上嘴。这个版本来自Logan。”

 
Peter回忆着上次Logan和Wade相处的场景,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没有,你也是第一个。不过你的确很烦人,有时候。”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补充,“很多时候。”

“这太伤人了。”Wade捏起了委屈的腔调,“非常伤人,年度最伤人的一句话!”

Peter在面罩下翻了个白眼,为了让Wade知道他在翻白眼,还顺势仰起了下巴。“拜托,肯定不止我一个这么说!我敢保证,还有更难听的。Mr.Stark每次提到你的时候我可都听见了。”

 
“因为这是你说出来的,甜心,简直是对我的心脏一记暴击,伤害乘千倍以上,它在流血,它在哭泣。还有,别提起你的铁罐老爸,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他对我的评价!”Wade悲愤的捂着右胸,又突然想起心脏的准确位置而将手掌挪到了左边。

Peter没有反驳“铁罐老爸”这个词。他因为第一句话而陷入了罕见的沉默,他瞪着Wade,一种不包含任何情绪的瞪视,只是单纯的撑大眼眶瞪着他,尽管Wade并不能看见——那样最好,Peter一点也不想承认因为一句话自己快要紧张死了。

 

 

 

“好吧,不是老爸?叔叔伯伯之类的……噢,你也不喜欢。”兴许是被这么死盯着有些发毛,Wade只好干巴巴地转移话题,并将胳膊压在男孩的肩上企图缓解气氛,“我们该出发去吃夜宵了,宝贝。大概就走两条街那么远,你可以选择抱着我荡过去,公主抱那种——”

 
“不,不去了。”Peter故意把字眼咬的很重,他摆脱了Wade的手臂,心跳快的像是鼓手在敲击鼓面——为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吵得他头晕目眩。他悄悄握紧了拳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慢悠悠的吐了出来。

他想他该做出点什么决定了,否则这样下去他迟早要得心脏病,或是心肌梗塞。Peter并不知道这几个病的病因,他现在根本没有功夫去想那些,只知道心脏鼓动着、叫嚣着想要传递些什么,他有句话迫切的想要告诉Wade——
 

“所以……嗯,我想说,有没有人跟你说过我喜欢你,Wade?”

 

 

 

又是一轮沉默。Peter盯着自己的网格鞋子想,这或许是他们相处以来最安静的一次对话。他不可抑制的手心冒汗,连额角也开始冒汗了,面罩有些黏糊糊的贴在脸上。

Peter等了足足有一分钟,或许更长。他在心里数着秒数,还故意将时间拖得很长。当数到六十的时候,Wade仍然没有给出任何反应。

Peter对于说话时花费多少勇气已经不想深究了,他只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刚才还剧烈跳动的心脏在慢慢恢复正常,缓慢而有力振动着鼓膜,甚至有些发疼。

又过去了半分钟那么久,Peter慢慢把拳头松开了,他抬起了头,隔着面罩并不能看到Wade的表情,但他想一定很糟糕。

 

 

“……我想我们还是超凡好朋友?”Peter觉得现在自己的声音非常难听,听上去像极了哽咽。他连忙清了清嗓子,为了表示这句话的真挚,重新握起拳头示意Wade碰拳。

 
如果他伸手,我们就可以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了。Peter用余光瞄着Wade垂在身侧的右手,一旦有抬起来的迹象就主动凑上拳头来个兄弟间的碰撞。

 

 

 

Wade抬起手了。

Peter感到了突如其来的难过。像是浪潮,猝不及防地将他整个包围,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大叫着难受。他将拳头贴了过去,轻轻闭上了酸胀的双眼。

这没什么。Peter努力将负面想法驱逐出大脑,他们至少还是好朋友,还可以像以前那样一起夜巡、一起吃夜宵,开开糟糕的黄色玩笑,偶尔搂搂抱抱。他还是不会让Deadpool灭活任何人,一旦发现了这样的意图就用蛛丝把他裹成蚕宝宝挂在路灯下,头朝地面。
 

但Peter的拳头被半路拦截了,温柔的力道将五根手指一一掰开,他这才意识到刚刚拳头握的有多么用力,甚至连掌心都在隐隐作痛。紧接着,另一只不属于Peter的手反握住了他的,以十指相扣的方式。

男孩小心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那只熟悉的黑色皮革手套。

“我可没有说过要做这么俗气的关系,Baby boy。”紧接着耳边是Wade低哑的嗓音,他很少这么认真的和Peter说话,也没有用上往常假装高亢的声音。“至少在之前是超凡的,可惜现在不是了——顺带一提,你的心跳可真吵!”

 

 

 

Peter屏住了呼吸,聒噪的心跳声又回来了——该不会是真的得了心脏病?他下意识地捏了捏掌心的手,恍惚中没有控制住力道。于是Wade发出了堪比杀猪的凄厉惨叫,吓得Peter赶紧将手抽出改成捂住了男人的嘴。

“嘿,现在是凌晨!麻烦小点声——”Peter也跟着大叫起来,他心虚的瞟了一眼Wade变形的指骨,又替Wade轻轻揉了揉手指。“呃、我很抱歉。”
 

“噢,宝贝,你的手劲可真大……哥的手指已经断掉了。”Wade重新捏起了委屈的声调,高高举起那只软绵垂下的右手,“你打算用什么来补偿?别想用拥抱收买我,这招烂透了!”

 
Peter更加心虚了。他并不明白Wade的话是什么意思,至少知道没有被拒绝——虽然也没有明确答应。Peter只觉得脑子乱成了一团,像是卷起的毛线球凌乱的滚了一地。

“我——我,你、你……”男孩磕磕巴巴的张了嘴,最后像是噎住了似的没了声响,甚至连呼吸声都没有发出。
 

Wade觉得这样的Spider-man可爱极了。他装模作样的模仿起了Peter的声音,大声笑了起来,“我也喜欢你,Spidey,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呀?跟你一样的喜欢。哈哈哈哈哈哈!”

“Wade Wilson!”Peter涨红了脸,顾忌到刚刚才捏了一把Wade的手,只好恼怒地控制力道踩了还在仰头大笑的男人一脚。但他却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Wade嘶嘶抽着气,却丝毫没有要停下笑声的意思。他真的太开心了,拼命拍着Peter的肩膀,像极了老干部之间的友好互动,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男孩甚至怀疑他会把自己笑死再利用自愈因子复活过来。

Peter在完全不知道笑点的情况下,双手环胸看着Wade笑了足足有一分钟那么长。这次他没有再故意拖长时间,满打满算的一分钟。“快停下,Wade!这有什么好笑的——”他恶狠狠的瞪着Wade,连声音也变得恶狠狠起来。

Wade总算停下来了,揉着腹部粗声喘气。他安静了一会儿,慢悠悠地掀掉面罩,露出丑陋的疤痕。“我很高兴,Spidey,非常高兴,我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Peter并没有对他的脸表现出任何不适的反应。Wade稍稍松了口气,将手伸到Peter颈侧,手指摸索着捏起网格面罩的边缘,低声征求着男孩的同意。“Spidey,你愿意嫁——噢,愿意摘下你的面罩吗?如果你真的做好了和我这样的丑八怪谈恋爱的准备。”

“我说过了,我觉得你很帅,简直酷毙了,Wilson先生。”Peter跟着笑了起来,抬起手在同样的位置捏住面罩,指尖触碰到了Wade温热的体温。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后将它脱下。Peter觉得自己的心情雀跃的可以跳一支探戈。
 

“还有,我的名字是Peter Parker。”
 

男孩甩了甩额前被汗水濡湿的短发,挺起胸脯,像是作自我介绍那样字正腔圆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噢,老天,我恋爱了!Baby boy,你的脸看起来简直像个天使!我不得不说,这跟你纽约第一翘屁股的称号绝配!”Peter的长相比Wade想象的还要年轻——还要可爱,还要好看。好吧,说句实话,他很喜欢。“我应该不算是犯罪吧?算吗?不算吧,猥亵未成年人?操,管他妈的。”

“嘿!别胡说、根本没有这个称号!什么翘屁股,没有——绝对没有!”Peter因为Wade直白的话微微红了脸,禁不住压低了音量,“如果真的算是犯罪,我怎么也该是个帮凶?”他几乎可以想象出Mr.Stark气势汹汹炮轰Wade的惨剧了。

 

 

“很高兴你有了这个觉悟,亲爱的。”Wade又露出了浮夸的笑容,他今晚笑的太多了,导致脸部肌肉有些发酸。伸手将Peter抱在了怀里,低下脑袋和男孩抵着额头,湿热的鼻息喷吐在脸上,蔓延着细碎的痒。“那么,Parker天使,想要给你的亲亲男友一个吻吗?”

“我很乐意,Deadpool先生。”Peter轻声回答了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未说出的话语消失在了摩擦的唇齿间。

评论 ( 19 )
热度 ( 331 )

© 無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