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糖

给我一个拥抱,我丢掉我的车票。

一次英雄救美!

瞎写段子,一发完。
RR贱x荷兰虫。
想不出标题了,就是想写亲亲!


连续数声枪响突兀撕裂了寂静夜色。

Peter发出一声破音的惊呼,喷出蛛丝缠住不远处仍举着手枪的罪犯大叔,凭借蜘蛛怪力将他高高拽起挂在路灯下。

“Wade——”对于充斥愤怒的咒骂声充耳不闻,Peter送给他最后一根蛛丝加以固定,飞快地奔向身前平躺在地、看上去虚弱不堪的男人。

Deadpool刚刚英雄救美了一回——英雄救英雄?噢,管他呢,总之他用身体替Spider-Man挡了三颗子弹,倒地前还强撑着举起胳膊、十分洋气地打了招呼,倒地后也尽量不让自己像只被鞋底碾过的毛毛虫挺直了背脊。

雇佣兵今晚异常的安静,没有像以往那般的絮絮叨叨,可不知怎的Peter现在无比怀念他的声音。男孩无措地跪坐在男人身侧,尝试着伸出食指指尖去触碰制服上明显的一处破洞——Wade腹部的伤口正汩汩淌出温热液体,同样的伤口在他的心脏位置还有两个。

男孩的心脏几乎是一瞬间攥紧了,他将双手高高举起悬放在空中,慌乱地挥动了两下,最终还是小心搭在了Wade肩上。“Wade、你还好吗?嘿,伙计,看着我,拜托——"

Wade似乎真的快断气了,他象征性地蠕动了一下身体,紧接着自喉间挤出沙哑的哼哼。

“Karen、Karen!”Peter隔着面罩抓挠着自己的头发,焦急地呼唤战斗伙伴,心脏因紧张而急促跳动得像密集鼓点,“Wade怎么样了?他、他……等等,我现在该怎么办?”

“Deadpool由于失血过多而生命体征较低,也许一分钟后他的心脏会停止跳动——短暂性,”Karen平静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我想你不需要担心,Peter,他的自愈因子正在修复破损细胞和内脏,不久之后他还能够生龙活虎地跳起来。”

Peter当然知道Wade有自愈因子,Deadpool的名字可不就由此而来的。

Wade死不了,Peter明白——可他却因为陪同自己夜巡而受伤了,为了自己,甚至会造成短暂性死亡。这意味着Deadpool将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一分钟,或是更久。上帝,他暂时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尽管知道他会在不久之后回来。

“也许你可以试试人工呼吸或心肺复苏,这是最基础的急救知识。”Karen似乎察觉到了男孩的不安,她在说完这句话后便识趣地陷入了沉默。

“呃——人工呼吸?对、但是……噢,噢。”Peter手忙脚乱地扯下自己的面罩扔在脚边,此时他可没功夫顾及面罩会因沾染地面的尘土变脏了,他的手在摸上Wade脖颈处的面罩时犹豫了一会儿,一鼓作气地扯了下来。

Peter瞪圆了双眼注视着Wade疤痕遍布的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吧!人工呼吸——就一下,我想他不会介意的。”

他做足了一分钟的心理建设,缓缓地、慢慢地俯下身,用自己温热的嘴唇贴上了Wade的,再用舌头将男人干燥的双唇撬开,把肺部的氧气渡了过去。

他不打算试试心肺复苏——Peter迷迷糊糊地想,一巴掌下去Wade的胸口会多出一个大窟窿,他可不想搞出人命。

Wade的嘴唇比正常体温凉了许多,意识到这个让Peter更加难受了。男孩只是重复地做着人工呼吸的动作,一遍一遍的。他知道这没有多大帮助,也许只是心理作用的缘故。这太尴尬了,Wade醒来后一定会狠狠嘲笑他——于是他翻了个白眼。

直到Wade戴着皮革手套的手掌用力地按上后脑勺,Peter才猛然醒悟嘴贴着嘴已经亲了足足两分钟,算上中场休息时间。男孩感到下颚有些发酸,用手背支撑着打算直起身,可惜失败了。

Wade没有给他起身的机会。他将手指摸索着穿进Peter的棕发间,那儿因为汗水浸湿而贴在一起。男人的舌头也趁势溜进了湿【隔开】热的口腔,勾过男孩可怜的舌头熟稔地舔吻着。

黏糊糊的水声放大了数倍钻入Peter的耳中,男孩儿的耳根红了个彻底,他不甘示弱的将男人的舌头往回顶,鼻腔发出了粘腻的鼻音。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并不长——由于Peter的眼眶和鼻尖都泛起通红、手指发狠地去掐Wade的腰的原因,他们来之不易由Spider-Man主动的舌吻就此中断了。

Peter呼哧呼哧喘着气,他不客气地将胳膊压在Wade身上撑起身子,看上去有些不太高兴。

“甜心,一觉醒来看见你的感觉可真好——啊哈,我像是陷入魔咒的睡美人,被你吻醒了。”Wade的心情十分不错,他甚至想要吹出欢快的口哨,“太美妙了!——该死,你能明白吗?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

“Wade,我不想明白。我认为你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有这样的想法。”Peter背过手将嘴角的唾液擦去,抹在了雇佣兵的制服上,“我为了救你花费这么大的力气,你连一句谢谢也没有。”

“噢,如果你想听,我可以为你无限循环说上三天三夜。”Wade有些想笑——他丝毫没有因男孩的话而悔过的意思,他冲Peter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Come on,宝贝,你知道我从来不吝啬任何与你交流的机会,哪怕是单方面。”真敷衍,Peter在心里小声嘀咕着。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响亮的脏话。Peter难得的感到了羞愧,他突然意识到有个人在后面目睹了全程、Spider-Man强吻Deadpool的全程。

“Fuck!该死的英国佬——我发誓要一枪打爆他的菊花!”Wade突然大叫起来,他像是积蓄了全身力气,磨着后槽牙挤出一句咒骂,“哥要用武士刀砍下他的脑袋做足球运动,完成贝克汉姆的绝杀。”

“想都别想,做梦!”Peter几乎是吼出来的,他的手指紧紧揪着Wade的衣料,“把脑子里的想法忘掉,立刻,现在,马上!”话音刚落,伴随一声布料撕裂的声响,Deadpool红色的制服就残忍被撕破了大半,露出疤痕遍布的皮肤,以及逐步停止渗血的伤口。

Peter揪着布片的手僵硬地停在空中,接着Wade像姑娘那样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他猛地抬起了脑袋,胸口灌风的滋味儿比中枪更令他难受。“Baby boy,不要心急——就算你真的想那么做,也等我们回去再说,这里还有外人在看着,好吗?”他努力地撑大眼眶,恳求地盯着男孩。

“我很抱歉!好的,好的——不,不对!什么叫做真的想那么做!我没有——”Peter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这怎么听着像是Spider-Man的图谋不轨?男孩的音量再次拔高,他更加不高兴地瞪着地上的Wade。

“好吧,好吧,你没有,你说了算,蜘蛛男孩。”Wade精疲力尽地将脑袋重新贴回地面,他闭上了眼睛,好像说这几句话耗尽了他所有力气似的,“但我想你需要离开一下——去帮我拿件衣服,你该不会想让我这么走出去?子弹需要解决,不能当着你的面。我需要休息,我需要——十五分钟的时间,喝杯茶就足够了,噢,其实我更希望来一杯星巴克。”

Peter在听到“休息”这个单词之后立刻安静下来,他在犹豫Wade要求的可行性,从这里到安全屋的距离荡着蛛丝来回路程恰好是十五分钟——Wade看上去真的累极了,尽管如此他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多,连标点符号都不带删减。

半分钟后,Peter站起了身,弹弹制服上的粉尘,低声嘟囔了句什么,Wade没有听清。“千万别杀人,Wade,我看着呢,一有情况会马上赶回来。”男孩从地上捡起面罩戴上,指指眼睛的部分,随后向最近的建筑喷去蛛丝离开了。

几乎是Peter消失在视野里的一瞬间,Wade便从地上利落地爬了起来,动作干脆的完全不像个刚受了重伤。

“Shit,鬼知道哥有多想做个全套!我装死让他亲了这么久、可不是为了现在?他的嘴唇又甜又软,我是不是尝到了糖果的味道?好吧,比糖果还要甜,就像Spider-Man一样甜。”Wade懊恼地低声抱怨,手指摸索着探向伤口,“接下来这个动作有些血腥,你需要明白,写这篇玩意儿的作者贫乏的词汇压根不足以写出场面的惊心动魄,所以我得多说两句弥补字数——嗷!”他将掌心三枚子弹随意地丢在地上。

那位被挂着的老兄总算停止了嚷嚷,Wade方才和Peter说话的声音不大,空旷的场地不能够将声波完美的传递,所以他在看见自己亲手打死的人重新坐起来并抠出子弹后,震惊的张大了嘴巴。Wade从背后掏出明晃晃的武士刀,比划着向他靠近。

劫犯大叔凭借着微弱光线看清雇佣兵的脸的刹那,立即吓得紧紧闭上双眼。“伙计,你需要多少缓冲时间?把鼻涕收回去,别翻白眼——呕,你身上的味儿闻起来像该死的腐烂水果。你他妈刚才去哪里来?刚才用的手枪是从大型垃圾桶里捡来的吗?”Wade扭着脖颈贴上前,恶劣地用刀刃顶着男人的脖子,粗声粗气地吓唬他,“我知道你很后悔,我知道,停停停停,我不想听你说的任何一句话——闭嘴,否则造成会失误手滑,你的脖子和血管会像烟花那样boom——呃,这个比喻不太恰当。”

男人肥厚的嘴唇因恐惧而哆哆嗦嗦,缩着脖颈不停地向Wade求饶。

Wade经过数秒思考后收起长刀,耸了耸肩,“好吧,尽管装死很辛苦,但是我得感谢你让我收获了Baby boy第一个主动的亲吻。性质好像不太一样?哈,管他的呢。”

他瞄了一眼手腕上的HelloKitty腕表,距离十五分钟的结束还有十分钟。“那么,麻烦你在这里等着警察的大驾光临。耶稣祝福你。”Wade挥了挥手,“我还有时间去买个咖啡。噢,你知道星巴克在哪里吗?刚才绝对不是心血来潮的废话——好吧,你不知道,老天,你什么都不知道,我真想一枪崩了你。”事实上他这幅衣衫不整的模样走出去,或许会成为惊吓路人成为明日新闻头条。

深秋的晚风裹挟寒意从领口钻入皮肤,Wade将面罩重新戴好,哼着歌向巷口走去。

评论 ( 10 )
热度 ( 217 )

© 無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