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糖

给我一个拥抱,我丢掉我的车票。

震惊!少年青涩小秘密一夜曝光,这究竟是……02

RR贱x荷兰虫。

可能是lof都觉得我结局太水所以吞了吧(。)

改个结尾重发一次,手下留情,感谢……

 

 

 

蜘蛛感应迟钝地尖叫起来。

 

或许这只是心理作用?Peter只觉得太阳穴急剧地突突跳着像密集鼓点、心脏几乎卡在嗓子眼不上不下。男孩将眼眶撑大到极致,嘴巴也呆愣愣地张开,Deadpool的话像是按下了单曲循环,在耳边絮絮叨叨地占据了整个大脑。

 

等等,Deadpool刚刚叫出了两个名字、暂且不论先后顺序,但绝不可能是巧合。拜托,谁也不会将Peter Parker这样的小书呆子和大名鼎鼎的超级英雄Spider-Man相提并论!虽然说起来让人不太舒服,但Peter得承认,如果有人大叫着说“超级英雄其实就是个普通高中生”,他百分之一百二十会当做笑话一笑置之。

 

他的意思是,回头可以问问Karen——Mr.Stark有业余制作可以选择性失忆的药片吗?含着水一口吞下的那种?

 

Wade早该预料到他的反应。他的蜘蛛男孩此时不可置信地瞪着他,那傻愣愣的模样实在引人发笑。但他暂时还不能笑出声,这费了Wade很大的力气才能够做到。“把嘴巴闭紧,Baby boy,如果你的意思不是在向我索吻。噢,尽管知道你不可能有这样的念头——但我还是要说,纽约小英雄,别想着杀人灭口,即便你用蜘蛛力量将我的脑袋拧下来当做球球踢也是徒劳,世界上也不会有什么强行删除大脑记忆的魔法,嗯?”

 

男孩被戳穿后的表情和小动作都和电影里的情节毫无差别,甚至让Wade有些不忍心说出吓唬他的台词。——当然,也没有打算要说出来,他可不想被拖进Spider-Man的危险名单,绝不是因为写这篇玩意儿的作者匮乏的词量暂时没憋出合适的句子。

 

Peter感到心脏又承受了致命一击,细密的冷汗顺着额角淌下。这是啥?Deadpool原来有读心术?他从来没有听过诸如此类的传闻,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这样的特殊能力只在科幻小说里见到过,猩红女巫都没有这么逆天,尽管她确实年轻又性感。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被发现秘密的心虚和对未来的不安混杂在一块儿,将他的大脑翻搅成一团浆糊,黏黏腻腻地限制了思考能力。

 

Deadpool总算侧开身子让路了,耸了耸肩干脆地转身离开。这是Peter一开始所期盼的、可他现在压根无心顾及这些,什么代数什么学分统统抛却脑后。

 

四周逐渐恢复了原先的躁动,他们似乎犹豫着是否要围上来,甚至有几个男孩已经跃跃欲试地向前迈了几步。Peter感到自己卡壳的大脑像是生锈的装置,在它彻底罢工之前,男孩飞快地小跑着穿过了人群。

 

 

 

早晨的突发事故导致Peter整个上午的状态都十分糟糕,自习课——Ned在拍了三下Peter的肩膀并悄声喊了两声“Peter Parker”过后都没有得到他的青睐,小胖子在心里委屈的裹紧了小被子。

 

“你怎么过了个晚上像是得了失心疯?”Ned嘟囔着用水笔在草稿本上画圆圈,语气真挚的像是八十年代爱情电影里的悲情男主角,“不敢相信,作为Spider-Man背后的男人,我这么快就失宠了。”

 

“……安静一会,好吗?拜托,Ned,就一会。”Peter稍稍缩起脖颈打了个颤,“再一次拜托,别用那种语气说话,我的早餐快吐出来了。”

 

Ned似乎更加悲伤了——他踌躇了会儿,试探性地开口说道:“你不能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你需要要知道,我,”他抬起胳膊指了指自己,“我的好奇心。”

 

Peter小声地长叹一口气。这并不算是什么惊天大事——前提是这件事绝不可能告诉Mr.Stark,否则也许会发生他不太想看到的事故。但如果让他硬生生憋在肚子里不说出口,这可比被知道秘密身份更令人难受!

 

“好吧,好吧,好吧。”Peter将双臂叠在一起并将下巴压了上去,瓮声瓮气地说了三个重复的单词,“实际情况是——我的身份似乎、貌似被泄露了。”

 

Ned陷入了沉默。

 

Peter由衷的感到欣慰,他的朋友在替他感到紧张!这就是传闻中的患难见真情——紧接着他听见了Ned比往日尖锐了许多的气音。

 

“千万别告诉我,你纠结了一个上午,只是为了这个?”

 

“……啥?”

 

“我不是很明白你,Peter,这有什么好紧张的?”Ned的五官几乎要皱巴成一团,Peter需要费尽力气才能够看见他眯成细线的眼睛,它们正努力诠释着疑惑,“知道你的身份的人那么多,你现在不也好好的——好吧,没有几个。我得说,公开身份超级赞。噢,想想那些平时欺负你的混账将会是什么表情?扬眉吐气,痛快……”

 

“嘘、嘘。停止你的想法,Ned!”Peter慌忙竖起食指遏制Ned的下文,他说话的音量有些不受控制,前桌的女孩儿立刻投来不满的视线。

 

Ned配合地紧紧闭上嘴巴,但仍然看向Peter的眼神仍充斥着困惑不解。

 

Peter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凑上了Ned耳边,压低嗓音悄声说道:“那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好吗?老天,这回知道的是谁,我想你一定、百分之百的猜不到!”

 

“谁?还能是谁?”Ned紧紧抓住了Peter搁置在桌面上的手,“告诉我,快!”

 

“我正要说,别打断我,Ned,冷静一点。”Peter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好友会激动地两眼放光——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再重重地吐出来,来回重复了足足五次,“是Deadpool。”

 

“哈!我以为是哪个大人物——等等,等等,你说什么?谁?再说一遍?”Ned在经过漫长的消化之后失控地脱口而出,嘴巴大张着能够塞下一个May婶早晨做的鸡蛋。这引来了整个教室的关注,所有人都将视线聚焦在了他们这一桌——Peter立刻把低下头把脸紧紧埋进双臂间。

 

Ned也注意到了言行的欠妥,可丝毫没有放弃追问的意思——他握着Peter的手开始剧烈摇晃,这让男孩不得不抬起脸来,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最初他刚知道Spider-Man真实身份时的夸张反应。

 

“冷静些、Ned,我想你并不需要听见第二次重复。”Peter用另外一只手以二百分之一的力量将Ned的手指掰开,“是的,就是Deadpool。——呃,不,不对,你不需要重复,当我没说。”

 

“我需要,十分需要!我需要知道这不是我的听力障碍——”Ned艰难地重新拾起语言能力,他双手在空中上下比划着,“哪个Deadpool?该不会是那个雇佣兵?早上我听见那些Deadpool把你在校门口拦住的传言还以为是假的——希望不会是那个……”

 

“很遗憾,事实就是事实,总是那么的残酷,”Peter耸了耸肩,“这个世界上有几个Deadpool?就是他,就是你想的那个,答应我——不用再问了,好吗?”

 

Ned又张大了嘴巴,发出了毫无意义的拖沓音节,“好的,好的……呃……老天,这实在是——实在是……”

 

“实在是?好吧,也许这有些糟糕,但至少Deadpool是个好人……我想是的,大概,或许,他不会对我怎么样?”Peter开始认真地回忆过去与Deadpool相处的种种细节,掰着手指头嘴里念叨得振振有词,“他除了有些疯疯癫癫、偶尔会为了任务而杀人、满嘴的脏话和满脑子的成人思想,似乎——是个好人。”最后得出的结论十分诚恳。

 

“似乎?大概?也许?噢,Peter!我从来没有听任何人说过、Deadpool是个好人这句话!”Ned惊讶极了,难以置信地盯着他,“你们之前认识吗?我的意思是,有过交集吗?他是怎么知道你的?”

 

“我不知道、Ned,我不知道,这就是我感到紧张的原因——尽管我的蜘蛛感应没有告诉我任何危险。也许他没有恶意,是我太紧张了?”Peter皱起了眉头,注视着桌前摊开的试卷,但他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他只是为了告诉他知道我的身份而特意来学校门口?我想这不太说得通——我想我得去问问他。”

 

Ned更加惊讶的张大了嘴巴,Peter不禁怀疑他的下巴是否会脱臼。“你真的认识Deadpool?那个疯子雇佣兵?天啊!你不仅认识Iron Man,你还认识Deadpool——你太牛了,伙计!”

 

“……我想,他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Peter斟酌着用词小声说道,“他还是会路过救下树上的猫咪,我亲眼见到过。”

 

Ned再次闭嘴了,显然他对于Deadpool的所有观点受到了颠覆,Peter有些想笑,他没有说出口的是,自己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毕竟随身携带两把大长刀和枪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谁也不会天真地觉得他是个好人。

 

 

 

Peter瞄着墙上的挂钟,在下课铃声打响的一刹那猛地站了起来,草率地将书桌上的作业本整合在一块儿,匆匆塞进了书包。“Okay,我打算找他问清楚,关于他的目的。我保证,Ned,无论发生了什么——明天一定会告诉你,请你今晚千万不要在我家等我,万分感谢。”他伸出五指在空中挥舞着阻断了Ned将要说出口的恳求,最后将笔袋塞进包里,一鼓作气拉上了拉链。

 

Ned只能硬生生地将半截未说出口的话咽下肚里,幽怨地目送Peter急匆匆地跑出了教室。

 

 

 

车鸣裹挟呼啸风声刮过耳边,Peter一路飞奔着来到了那条平日里换装的熟悉小巷。他不清楚Deadpool的具体位置,他们并不熟,Deadpool也从未向他透露过任何行踪。所以男孩打算用最愚蠢的方法——也就是荡着蛛丝逛遍纽约的每个大街小巷。

 

于是他像往常那般环顾四周确定没人之后,蹬掉那双泛黄的白色球鞋,捏起衣摆便开始脱上衣。

 

几乎是布料刚被扯下的瞬间、Peter听见了无比熟悉的嗓音和腔调,以及突兀的爆破声窜入耳中——他感到浑身的寒毛都因惊吓而竖起来了,循着声源猛地抬头望去。

 

“Surprise~”Deadpool扭着胯从大型垃圾桶后方窜了出来,手里握着两个礼花筒,显然便是刚才发出声响的罪魁祸首,无数彩色碎条从空中纷扬落下,有部分黏上了Peter的头发和赤裸的上身。

 

 

“嘿,蜘蛛男孩,很高兴再次遇见你!哥果然没有猜错!”Wade惊喜地大叫起来,他将手里的玩意儿随意丢在了脚边,随后双臂高高举过头顶,欢快地挥动了两下,“哈,我猜到会在这里碰上你——我蹲在这里整整等了一个小时,亲爱的。好在你没有让我等的更久,否则我可怜的腿会因此断裂。”

 

他可是足足找了一个中午才发现这个和电影中一模一样的小巷!Wade暗自咒骂着导演不将地址一并列入片尾的不恰当行为,酸胀的小腿至今还有些颤巍巍。

 

“……嘿,等等,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Peter一时间不知道该对Deadpool包含巨大信息量的句子做出什么反应,他此时的注意力完全被后半句吸引,不可置信地瞪圆了双眼,“你的意思是,你跟踪我?一直,甚至是经常?”

 

“Fuxk,你在说些什么?上帝,我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内容!”Deadpool面罩上白色眼睛的部分又一次夸张得瞪大了,Peter突然想要知道他的面部需要多么扭曲才能做到这个视觉效果,“我看上去很像是跟踪尾随未成年人的变态?这太伤人了,简直是全世界最恶毒的话!我的心脏被千刀万剐了,它在哭泣!操,这算不算是言语侮辱——”

 

“嘿,是我的理解出了错误?我很抱歉,但这太奇怪了,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这个地方——好吧,这不重要,在此之前请你回答我,Deadpool先生,稍安勿躁。”Peter被雇佣兵一如既往的聒噪吵得头脑发晕,他不得不打断了男人的长篇大论,“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我是说,关于Peter Parker就是Spider-Man这件事?”

 

Deadpool突然闭嘴了。Peter有种全世界的噪音都戛然而止、如释负重的错觉——“这个问题你可问到我了,甜心。”雇佣兵屈起食指摩挲着下巴,像是电影里的终极反派大BOSS,男孩不由自主咽了口唾沫,眼巴巴地等待下文。

 

“Baby boy,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不要那种期待的。你得装作不感兴趣的样子,否则我可能会恶作剧地不想告诉你。”Deadpool看上去苦恼极了,他双手抱住后仰的脑袋不停摇晃,“老天!我开始紧张了,我开始紧张了——小宝宝会不会被我吓跑?这简直太刺激了,谁来读一篇格林童话转移我的注意力——”

 

“……什么?我以为你比较喜欢安徒生?我听着那个长大、或许那个更有趣些,我想。”Peter小声嘀咕着接了话,随后很快意识到他被带偏了,Deadpool总是这样,和他相处说话的时候永远不知道话题在哪里。“请不要转移话题,先生!你先告诉我,这很重要——我担心机密泄露,英雄的秘密身份,可能,可能……会遭到生命威胁!”

 

男孩此时压根顾不得身上的碎礼花,脸蛋上不明显的雀斑因激动而浮现出来。他控制不住的去想几天后在校门口被仇家围殴的场景——有可能会出现枪击案?那才叫真正的完蛋!

 

可Deadpool的反应完全不在预料之内。他先是沉默了会儿,接着突然弯下腰、抱着肚子大笑出声。——他笑的很用力,连肩膀都一并跟着大幅度耸动起来,笑到最后弓着身子蹲在了地上,嘶嘶抽着气。

 

Peter感到万分茫然。尽管他知道Deadpool有时疯疯癫癫,但绝不会在听到与自己性命相关的话后笑的这么、没心没肺?他以为他们会有朋友之间的默契,尽管他们不算朋友。男孩不明所以地眨巴两下眼睛,好吧,如果他再接着那么笑超过半分钟——他不介意用点儿蜘蛛力量让这个疯子雇佣兵恢复正常。

 

“哈哈哈哈哈哈!你太可爱了——实在是太可爱了,Baby boy。”所幸的是Deadpool识趣地停下来了,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手指在眼睛部位摩擦着,Peter猜他大概是在抹眼泪。“好吧!既然你这么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我不介意当一回神奇海螺告诉你。”

 

Peter开始磨起了后槽牙。蜘蛛怪力蓄势待发,他完全可以用蛛丝牵着将Deadpool扔上屋顶,如果有Karen的审讯模式就更棒了。男孩遗憾的想。

 

“好吧。我以为这个问题我早上就回答过了,你不记得了吗?”Deadpool看上去并不介意Peter的威胁,他的双手改变位置揉起了发酸的脸颊,使声音听起来模糊不清,“还是你比较喜欢实际行动——噢,你可还没成年,酒店顾问小姐说不准会以为我是人贩子,我只好乖乖跟着警察去喝咖啡了。”他低声嘟囔着,向Peter的方向跨了两步距离。

 

Peter一向憎恨Deadpool的俏皮话,他总是习惯性的说个没完。这正是令他最苦恼的地方,他想他还没掌握正确和雇佣兵交流的方式,每当男人一开口耳朵里总会充满他聒噪的、絮絮叨叨地言论,烦躁导致Peter的蜘蛛感应微弱响起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做出正确警惕姿势——

 

Deadpool掀起了半边面罩。

 

这是Wade第一次当着Peter的面做出这个动作。说实话他有点担心男孩在看见布满疤痕的下巴后会不会吓得一拳将他打翻在地、毕竟先前英雄救美骗来的女孩儿都会在看见这张脸后吓得尖叫昏厥——在这之前,他凑上前给了Peter一个吻。

 

确切来说,这只是嘴唇之间短暂性的接触,Wade敢保证他一秒都没有多做停顿,只是碰了一下——就一下。紧接着他可怜的下巴就被拳头毫不留情地砸中了,伴随Peter高亢的惊呼。Wade甚至听见骨头断裂的悲惨声响。他没出息的哀嚎出声,整个人被一拳干翻在地。

 

 

 

Peter仓促的脚步声逐步远去,他只留给Wade一个套衣服的绝情背影。Well,这算不算进展?一点点?Wade可怜巴巴地摸着错位的下颚骨,哀怨地咒骂了一声。

 

 

评论 ( 9 )
热度 ( 128 )

© 無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