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糖

给我一个拥抱,我丢掉我的车票。

Bedtime story

不是睡前故事的故事。
RR贱x加菲虫。我好喜欢加菲。

“嘿,Wade。”Peter用指腹来回摩挲着被单,轻声唤道,“我知道你没睡——别深呼吸了,深度睡眠期间可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伙计。”

“我他妈——干什么了?嘿,Peter。”Wade几乎是立刻睁开了双眼,他气势汹汹地蹬腿翻了个身,模仿着Peter的腔调,“你知道的,时候不早了,我们为什么不睡觉?你刚刚欺骗我——你困了,所以我才会像个弱智似的和男朋友盖着棉被睡觉而不是干些别的事情,不是吗?”

Peter在黑暗下微微红了耳根,他刚刚确实累极了。噢,老天,Wade总是在这个时候提起那些满脑子的成年人思想。“拜托,这很糟糕,我们只交往了一个月,而什么也不干的晚上——是第一次。我认为我们可以、好好珍惜这个机会聊聊天,不是吗?”

“聊天?什么——聊天?去他妈的,我可不想聊天。”Wade在被窝里蠕动起来,泄愤的动作像极了肥大的虫子,“你欺骗我,是不是不爱我了?耶稣!我这么快就失宠了!”

“爱!”Peter恼怒地用食指戳他的脑门,指尖收敛了蜘蛛力量,“聊天也是增进情感的方式——请,拜托?”

Wade的脑袋被男孩的动作折腾的后仰,他沉默了一会儿,尖锐的气音听上去惊讶极了。“哇哦!宝贝,你可是第一次对我说敬语——在一句话之内超过两句,这太令人不可思议了,万岁!”

尽管雇佣兵没法儿看见Peter的表情,但男孩一定送了他一个白眼。

“行行好,Wade,讲点什么吧。”

Peter索性放弃了与他争辩Spider-Man绅士与否的问题,毕竟任何绅士在面对Deadpool时都会变得毫无形象。他将半边脸埋在被窝里,瓮声瓮气地开口,“我想听——随便什么,只要不是鬼故事。”

“哈,那你可真找对人了!深夜电台主播Deadpool!”Wade洋洋得意地躺平了身体,双臂在空中伸展再落下,“但是我得收酬金,否则我不干亏本生意!”

“酬金?呃,你是说,明天的午餐,我请客?”Peter眨眨眼睛,蜘蛛力量使他能够清楚的在黑暗中辨别出天花板上的纹路,“这不太厚道,我不答应。”

Wade则是立刻用胳膊撑起了上半身,Peter有些想笑——这个姿势像极了海洋公园的滑稽海狮。“嘿,这不能够用物质衡量。听着,宝贝,我要一个亲亲。”

“啥?”Peter瞪大眼睛,他能清楚地看见Wade在床上来回扭动,但这一点也不性感,“可你刚刚亲过了。”

Wade将手指穿进Peter的指缝间,猛地凑了过去——这大概是情场老手Wade Wilson最逊的一次,他这辈子都没这么丧过——男人的鼻梁骨和Peter的狠狠磕在了一块。

Peter发出一声闷哼,下意识地蹬腿踹了Wade的一脚。随后是更加凄厉的哀嚎,以及重物落地的闷响。

“嗷,甜心,下脚轻点——求求你了,亲爱的,我的脊椎断了!你听见了吗?它断了!”Wade捂着发麻的屁股痛苦地在地面上来回翻滚,连声音也带上了几分哭腔。他似乎听见了脊椎断裂的声音,以及骨骼重新组合。该死。

Peter慌乱地从床上挣扎起来。他先是抬手拧开床头柜的台灯开关,直到视野被清晰的暖黄色笼罩,才猛地把棉被踢开,再连滚带爬的——是这个动作没错——爬到床沿,翘着凌乱棕发的脑袋探出半边,紧张地询问,“抱歉,我很抱歉——噢!你怎么样,还好吗?”

不好,十分,很,非常不好。Wade泪眼汪汪地抬起头,伸出五指冲Peter摇了摇手,“我没事,宝贝,不用担心。我躺一会就好了——等它接回来,我再上床。”

“……呃,真的抱歉,Wade。我是无意的。”Peter揉了揉发红的鼻尖,嗓音不由自主放柔些许,脑袋更深的埋进被褥,留下一双写满担忧的漂亮眼睛,眨动盯着地上的Wade。

又是这种表情——这他妈的、Wade咬紧了后槽牙。每当Peter露出这种讨好的表情,到嘴边徘徊的脏字和咒骂只能强行咽下腹中,所有的所有化为一个Deadpool式僵硬微笑,怎么看都有一种下流意味。

“没关系的,男孩,宽宏大量的Deadpool决定原谅你的‘无意’行为,这很感人,是不是?”Wade仍然保持着疤痕遍布的嘴角标准上扬,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像是公鸭那般嘶哑难听,“一个月以来的第七次把你可怜的男朋友我踹下床,哈,哈。”

Peter看上去更加担忧了。他可真没想过要把男朋友踹下床——可他有时就是控制不住,明白吗?男孩无比愧疚地注视着Wade,张了张嘴巴,憋出几个毫无意义的音节,最终还是紧紧抿上了。

“好了,好了。Baby boy,别再用那双眼睛这样看着我,OK?说句实话,我要硬了。”Wade突然粗声粗气地大叫出声,认输般的捂住双颊,满是疤痕的手掌挤压同样满是疤痕的脸侧,“你想听什么故事?童话、悬疑、或者成人分级?”

“童话故事。”男孩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一项,Wade能瞧见Peter在说话时亮晶晶的双眼——真他妈该死的好看。“从来没有人听过Deadpool讲童话故事,我想我破例了?”

“噢,你确实是的。我的忠实听众,小朋友Peter,准备好了吗?”Wade索性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这并不会让他感到冷,“我可不管你有没有准备好,闭上小嘴巴,不要质疑,我要开始讲了。”

“好的,先生。只是——”Peter再一次打断了Wade的话,他用指尖轻轻戳弄着被单布料,“你能躺在我旁边吗?这让我感到舒服些。”

“操!你这坏小子——别再勾引我了,你的要求可真他妈的多。”Wade骂骂咧咧地爬起身,但右手仍然捂着腰后位置,他像只晒干的咸鱼、猛地扑在了床上。

Peter侧开身子让Wade能够躺的舒服些。他偏过脑袋,示意Wade往下说。

Wade深深吸了一口气,酝酿了很久——是真的很久,久到Peter都有些不耐烦的程度,才慢悠悠的开口,“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公主,被邪恶的巨龙抓走了,国王征集勇士去屠杀那条龙……抱歉,暂停一下。”编不下去了,真他妈的尴尬,是不是?他痛苦地将双手位置改为捂住脸。

“噢,糟糕又俗套的开头。”Peter听到开头的同时就十分不给面子的打了个哈欠,睫毛在昏黄的灯光下投出小片阴影,“让我猜猜,结尾怎么样?有一位勇士打败了巨龙,救回了公主,并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是不是?”

“……你可真聪明。我该这么说吧?”Wade咧开嘴露出整齐的牙齿,但那笑容并不友善,“如果我非要让故事的结局变得糟糕呢?比如亡命鸳鸯什么的——哇哦,这可真糟糕。”

Peter皱起眉头,屈起的膝盖轻轻顶了顶Wade的大腿,“嘿,你不该这么说,他们已经够可怜了——被龙抓走和被迫战斗,你不能这么狠心,应该给他们幸福的结局,不是吗?”

“这——他妈的——只是个童话故事!”Wade立刻高高举起双手,“别当真,拜托?他们在童话里一定会幸福,超级幸福——步入婚礼殿堂再生下可爱的男孩,绝不会因为我这个坏蛋的一言两语而改变?”

“你可不是坏蛋。”Peter像是故意要和他较真似的,伸出了五根手指,“我可以列举出你的五个优点。比如,你喜欢Spider-Man,喜欢Peter Parker,喜欢小动物,喜欢……”

“停,停下!”Wade竖起食指,“每个人都喜欢Spider-Man,这可算是大众优点。”

Peter因为他的话露出了微笑,“谢谢你,Wade,不过还是有很多人不喜欢我。——并且,这也不算是大众优点,毕竟Spider-Man比起每个人更喜欢Deadpool。”

Wade沉默了。哇哦,这是史上最感人的直球!“我的甜心!你的意思是相比起纽约公民更喜欢我?——那么下次约会的时候有警车开过或是遇上抢劫犯——”

“我还是会选择抛下你,”Peter毫不犹豫地打断了Wade充满粉红色的泡沫幻想,“这跟喜欢无关,原则问题,你明白的。”

噢,原则,又是蜘蛛侠那些乱七八糟的原则,如果给他一只纸和笔,他绝对能写满一张纸——甚至两张或者更多。

“好吧,Wade,尽管你早该明白这些,”Peter眨了眨那双Wade无比熟悉的双眼,“但有句话我还是要说——”

Wade不耐地抓了抓坑洼的后脑勺,低声嘀咕了句什么,Peter没听清。“……什么?我不想知道那些原则,我知道的够多了。”他问。

Peter却突然像是噎住了。紧接着他的耳朵慢吞吞地红了起来,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蔓延到双颊。

从Wade的角度正好可以清晰地看见Peter脸上细小的绒毛,微微颤动的睫毛,线条流畅的下颚,以及——那双,百看不厌的、蕴含了世界上最美好物质的、Wade Wilson爱惨了的棕色眼睛。

“我爱你。”Peter说。

正中红心。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嗓音、说过最动听的话了!Wade感到视野正不断飘出彩色的气球、它们在飞升,飞升——他张了张嘴,却觉得喉咙像是被浸了水的棉花堵住了。

“……哇哦,宝贝,我可没想到你会这招。”把这用作回复不太合适,Wade明白,可他实在无法轻易承担这份过于沉重的感情。

换句话说,Spider-Man太好了,好到他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他应该是天使,应该有更好的归宿,应该是那些娇俏可爱的姑娘,而不应该把大半辈子的幸福放在他,一个永远无法体会死亡和衰老的雇佣兵身上。

“所以,你不该跟我说些什么?类似于回应之类的?”Peter抿着嘴等待了半分钟左右,Wade却始终没有下文,这让男孩有些失望地移开了目光,“呃,我以为……”

“嘿,我可没有不爱你,Petey。”Wade用手指捏起Peter额角的碎发,轻轻摩挲着,“你是我这辈子——噢,不对,我可没有这辈子这样的东西。我很爱你,你能明白?你就像我的HelloKitty——还要更可爱更粉红的Spidey,但我现在不能给你任何……唔唔??”

Peter安静地看着Wade,注视着男人一张一合的、疤痕遍布的嘴唇。这是雇佣兵罕见的沉重语气,以男孩儿对他的了解,他一定是又要说那些关于自己有多么糟糕的话了——于是他凑上前,吻住了Wade的嘴唇。

这可真难缠。Wade放任Peter在自己嘴唇上胡乱啃咬的动作,男孩的不满不难察觉,他只是将手指穿进Peter的棕发间,加深了这个亲吻。

等到Peter气喘吁吁地松开Wade时,男人的手掌已经滑进衬衫、顺着腰线摸上了背部。

“Wade,把你的手挪开,我们说好了睡觉——嘿!”Peter狠狠地在Wade腰上拧了一把,得到一声痛苦的惨叫,“否则我们躺着聊了这么久的天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好吧,好吧,我认输——你说了算。”委屈的Wade乖乖将手撤出来,当疤痕在蹭过背部光滑的皮肤时,Peter忍不住打了个颤。

男孩用极不高兴的眼神瞪了Wade一眼,伸手去将台灯关上,房间重新陷入了黑暗。他将被子拉上肩部,转身用背部对着男人。

Wade无奈的耸了耸肩,好吧,Spidey的小脾气,他早该习惯了。他把男孩身上的被子掀开一角,将自己包裹进去,并用胳膊揽住了Peter的腰。

“晚安,Petey。”他贴着男孩的耳侧轻声说道。

紧接着,温热的手掌轻轻贴上他的,带着轻柔、不容置疑的力道。

“Wade,尽管你是那么的差劲,但——我还是挺喜欢你的,一直,今后也是。”Peter将脑袋向后靠了些,用棕发去磨蹭Wade的嘴角。

……该死。谁他妈再敢说蜘蛛侠不好?我要用武士刀将他切成土豆片——Wade咬咬牙,勒着Peter腰的胳膊猛地收紧了,并收获一个肘击。
但不得不说,这句话就像是给正在犯毒/瘾的人一剂海/洛因,前一秒他的心脏正因说出绝情的话而难受的抽搐,现在却因为他的小男朋友一句话而重新欢呼雀跃起来。

名为Peter Parker的沼泽,他早该知道无法脱身了。管他妈的承诺,在见到面罩下的那双眼睛时,他就已经彻底沦陷了——从身体到心灵,一寸寸的。

就算Deadpool又坏又可恶,但善良正义的Spider-Man一定会拯救他的,不是吗?

“我明白了,亲爱的。”Wade亲吻着Peter薄薄的后颈,“我也爱你。”

——看来聊天确实是增进感情的好方式。Peter在陷入睡梦前迷迷糊糊的想。

评论 ( 11 )
热度 ( 108 )

© 無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