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糖

给我一个拥抱,我丢掉我的车票。

* Spideypool
瞎写段子,没有逻辑,难看,不打标题了。


他说分手。

从那个单词从齿间迸出,直到尾音落下,彼得如释重负垂下肩膀。

“呃,韦德,你知道的,我们不太适合。”男孩儿抓了抓后脑勺,眼神在天花板上来回飘忽。

韦德仍然保持着原先的姿势——手里抱着抱枕,嘴里吊着牙刷,嘴里甚至泡沫都没有吐干净。他木然地眨了眨眼睛,将那点睡意彻底驱散干净,转身去将嘴里的牙膏泡沫混合着水吐掉。

“好的,宝贝。”他含糊地说道,“我真的非常,非常不喜欢你这么纠结,糟糕透了。”他把红牙刷放回杯里,紧贴着彼得的那只蓝色的。

彼得抿起干裂的嘴唇,冷冽的寒冬让他感到不舒服,颈后的皮肤甚至起了一小片疙瘩,但他顾不得这些。“我很抱歉,韦德。但,先拿毛巾擦擦脸好吗?”他用食指指向自己的嘴角。

“当然可以,我正准备擦呢——拜托,亲爱的,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邋遢。”韦德低声嘟囔着将疤痕脸埋进了毛巾里,再深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布料里的水分和香皂气味尽数吸入鼻腔。

又是糟糕的一天。

他们陷入了漫长的沉默。彼得背靠着墙壁瞧着韦德踩着拖鞋迈向厨房,将面包和牛奶慢吞吞地端出来,再注视着雇佣兵平静地坐在餐桌前的座位上。

直到韦德将果酱涂抹在松软的面包上时,彼得的胃部开始不争气地叫唤了——他赶忙伸手按住腹部,重重地清了清嗓子。“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韦德再次含着面包、含糊地回复了他的小男友:“你想听我说什么?类似于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之类的?我以为我说的已经够多了,你还没有听腻吗?”

“嘿,我不是那个意思。”彼得揉揉发红的鼻尖,单薄的衬衣令他感到疙瘩开始向背脊蔓延。

韦德无所谓地耸耸肩,抬手示意彼得安静,并把嘴里的食物慢条斯理地咽下,再用纸巾擦擦嘴角。

彼得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优雅地吃过早餐,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他有些想笑,贵妇人举手投足的优雅在雇佣兵身上并不能完美体现出来,相反得到了意外的滑稽效果。

“尽管我很想吃完这些再跟你讨论这个问题,但是,你知道我脾气很差的,是不是?”韦德露出公式化地微笑,那套表情是他曾经用来应付乱七八糟的雇主的,“这是你第七次向我提分手了,宝贝。我是不是又该问问,我做了什么惹到你?上次,还有上上次,是谁分手后过了几天又跑来敲门的?噢,还有每天早上拉开我的窗户送早餐,还偷偷给我暖被窝。”

彼得被他最后几句话臊得红了耳根。男孩不服气地上前拉开凳子,一屁股坐在韦德对面。“我以为前几次不算分手,你也没有同意我的提议!”

“什么提议,分手吗?噢,如果我真的打算同意了,我现在还坐在这儿跟你废话什么?”韦德连撕下面包皮的动作都没有停下,并将另外一片塞进彼得嘴里,“行行好吧彼得,你爱我爱的无法自拔,甚至一看见我就能勃……”

“闭嘴!”彼得毫不客气地踩了男人一脚,脚跟用上点儿蜘蛛力量,疼的韦德嗷嗷大叫,“你不能少说两句吗?”

“但这是你没办法否认的事实,亲爱的,”韦德努力憋回泪腺因疼痛分泌出的眼泪,“你到底啥时候才能好好面对自己的感情?老实说,你比青春期的小姑娘还要纠结……嗷!”

彼得愤恨地缩回脚丫子。他很想反驳,但找不到任何理由——因为韦德说的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这个混账。

他们再次陷入沉默。韦德也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不停地抖着腿,将一片面包撕成小片,分别喂进自己和彼得嘴里。

其实他们在一起没有什么不好的——没有任何不好的。他们契合的像两块拼图,彼得没法儿找到任何分手的理由,但他同样也找不到在一起的理由,蜘蛛侠和死侍,多么奇妙的组合啊,是吧?寒风突兀地从窗口吹进,男孩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韦德也就是在这时站起身的。他走向客厅把自己的大衣拎起,再折回去以十分不友好的力度披到彼得身上。

“蜘蛛男孩,我给你三秒钟的考虑时间,”韦德伸出拇指替男孩擦去嘴角的面包屑,“如果非要这个时候分手,你将会度过一个星期痛苦感冒而没有人陪在身边的日子,同时这篇文章的无良作者也会遭到唾弃,明白?”

彼得眨眨眼。他是不是压根忘记了自愈因子这回事儿?但韦德,他此时正用那双深邃的蓝眼睛望着自己呢。于是所有的话语都堵在舌尖、强行咽回肚里。

“好吧,韦德。”他抬手去搂韦德的脖子,用头发蹭了蹭雇佣兵布满疤痕的嘴角,“鉴于你提出的条件诱人,我还是暂时保留意见。——但我没法保证我下次提出是什么时候。”

“我总能说服你的,宝贝,”韦德咧开嘴,手掌在男孩棕色的脑袋上轻轻摩挲,“我会变着花样说服你——我现在已经想好下次的措辞了。”

就用那卷纸巾勒在脖子下以死相逼吧。韦德亲吻着彼得发丝想着。

评论 ( 4 )
热度 ( 53 )

© 無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