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糖

给我一个拥抱,我丢掉我的车票。

* Spideypool
半成品,烂尾了。意思是我还活着。

“我讨厌我的疤。”韦德嘟囔着说。他慢悠悠地用五根手指揭开黏着干涸血液的红色面罩,血腥味顽固地停留在他的鼻腔,这让雇佣兵很难去分辨这些干掉的血是从哪儿来的。我刚刚流过鼻血吗?他懵头懵脑的回忆,炸弹,枪械,匕首,乒乒乓乓的打斗,最后他一脚踹飞了坏蛋头头,把他当做世界杯绿茵场上的足球踢进海里。这当然不是他的脚下留情,条件允许他会补上一枪让那个恶棍做永远的美人鱼尸体——不过他没成功,因为超凡好朋友兼职小男友的蜘蛛侠拦住了他,并把断掉一只胳膊的韦德扛回家再扔上床。

哦,这又是威尔逊先生的易感期,被子弹打穿的脑壳总会自动跳出花里胡哨的想法,——简称神经错乱?

彼得在这不久之前刚摘下面罩,湿热的汗液从年轻的脸庞滴落下来,一滴滴最终汇聚在男孩的颈窝,盛不住的时候又不堪重负的掉下了。他把棕色的湿漉漉瞳仁望向捏着面罩、瞧上去可怜虫模样十足的韦德,抬起手像安慰小朋友那样摸了摸光秃秃、质感凹凸不平的脑袋。“……别这么说,韦德,你说你讨厌这些小洞洞?可我很喜欢它们。”

韦德感觉到头顶疤痕处的小坑正被男孩用隔着织料的手指填满,轻轻的、柔柔的,像是天使翅膀上轻飘飘落下的羽毛。“别骗人啦,甜心。”他咧开满是血味儿的牙齿,耷拉的眉眼写满了难过的嘲讽,“除了天文学家,没人会喜欢月球一样的蛋蛋脸,更何况哥这张还是被母狗吃掉鳄梨后操过的。”

彼得有些想笑,不过他忍住了,并将腮帮子的肌肉努力绷紧。——好吧,他得让韦德明白,这么形容自己会让他很不高兴。

“好吧,你说的没错儿,我确实——不喜欢它们,”彼得充满怜意的叹息在韦德耳边响起,“毕竟它们是这样的丑陋,这样的粗糙。哎,可怜的韦德·威尔逊,原来的阳光帅脸蛋去哪里啦?”他摩挲着雇佣兵坑坑洼洼的脸颊喃喃道,五官努力皱巴在一起诠释着拙劣的可惜。韦德想,他的天使男孩是真的很可爱,毕竟他的行为并不在说明厌恶。谁会用这样温柔的双手去抚摸自己讨厌的东西呢?

“是的,宝贝,它们毁掉了万千辣妞心尖儿的瑞安·雷诺兹的脸,”韦德抬起那只尚且完好的手覆盖住了彼得放在他脸上的,有血污蹭到男孩白净的掌心,不过两人瞧上去都不甚在意,“还毁掉了——金发蓝眼的撕漫男。他们都很优秀,唯一的败笔就是小洞洞。”

良好自我感觉也是易感期症状之一吗?彼得悄悄挤了挤眼睛。

“它们还让我瞧起来像被核辐射严重污染过的畸形虫被扔进火灾里爬过一圈最后拍拍屁股站起来,振臂欢呼一声,嗨各位,爹地牛逼坏啦,刀枪火海都难不着我,噢耶。”韦德没法停下他的絮絮叨叨,那只断掉的胳膊正在以缓慢的速度增长,无论是视觉效果还是感觉都够奇怪的,消除痛感的魔法开始起效,婴儿白嫩嫩的光滑皮肤乖乖地贴在新骨头上,“没有它们,我就不会再是最受欢迎的雇佣兵死侍,因为大家喜欢看断掉的手脚重新长出来。也不用遭受姑娘们的谩骂与巴掌,可以像以前一样和漂亮女孩约会,经常打上一炮。同时也不会有金刚狼该死的自愈因子,少挨枪子儿和炸药——”

“但是你也不会遇到我了,韦德。”彼得小声地补充。他慢慢弯下站在床前的身子,让自己的额头和韦德的紧紧贴在一起,被汗水浸湿的粽发湿溜溜地刮蹭着韦德的皮肤,这让雇佣兵想起了在巷口偶遇的流浪猫。

“这可是它们唯一的优点了。”韦德飞快地在男孩的唇角亲了一下,八颗牙齿完美展现傻气笑容,“否则我会更加讨厌它们,就像讨厌我自己一样。”

“哎!”彼得大声地叹了一口气,很显然是故意的把屁股不客气地放在了雇佣兵的大腿上。他伸手去拽韦德的脸,两指捏起侧颊两块肉,稍微用了一点力气——这让雇佣兵很快眼里泛起了红,苦兮兮地抗议疼痛。“小洞洞们哭出声了,你听见了吗?它们在抱怨你的残忍和不近人情。”男孩松开手,棕色的眼睛眨了又眨。我只听见自己的心脏在怦怦跳,老二要平地起高楼了。死侍警报拉响,在真的什么意外状况发生之前,韦德用那只已经长出了雏形,又小又嫩手心软乎乎的贴在自己的脸上,摸了摸,又拍了拍,好像真的在用心感受似的地闭上眼睛,最后摇头说没有。

“没人会喜欢它们,它们可不会哭,”韦德悲愤地嚷嚷,“我才是该哭的那个!”所以他为啥不能摆脱掉这粗陋的皮囊呢?不需要太过漂亮,仅仅维持在平凡程度都好——但伙计们知道这不可能,它们注定要跟随他到死亡来临的那一刻,可他是死侍,这一天甚至遥遥无期了。

韦德·威尔逊的青春疼痛姗姗来迟了?彼得开始用手指挨个数起韦德脑门上的疤痕,尽管他真的很想吐槽点儿什么,但介于(太阳穴刚掉出一颗子弹的)韦德现在处于(满嘴胡话比彼得更像)青少年的迷糊状态,他这个挂牌男友该发挥点儿实际性作用了。

男孩半跪着凑过身,手臂轻轻环过韦德的脖子,把那颗月球脑袋以不容反抗的力道摁在红网格胸膛。“嘿,别说了,我刚刚在开玩笑,我真的很喜欢你的小洞洞。”彼得说,“它们摸起来很有感觉,我睡觉的时候总是很想用脚丫子蹭一遍,冬天也想抱着它们——它们真的很暖和。还有很多时候……哎,我真的非常爱它们,就像爱你一样。你是韦德,它们是韦德的一部分,没了它们我还爱你,有了它们我更爱你。”

这他妈的是什么天使转世吗?韦德贴着男孩单薄的胸腔,听着那颗心脏有力的搏动,扑通扑通,带着他的心跳一起杀去了纽约一百二十迈的高速路。现在他鼻子里的已经没有血腥味的踪影了,取而代之的是小男友甜甜的牛奶味——管他有没有,我说有就有。雇佣兵满足的闭上眼睛。

“它们永远不会是你的缺点,你本来就足够优秀了,伙计!”男孩最后如是补充道,结束了发言稿。

“你说的对,宝贝,”韦德说,“你得更爱我。”就像我会永远爱你。

(甜心都这么说了,今天之后努力不那么讨厌你们吧,韦德对自己的疤恶狠狠地说。)

评论 ( 4 )
热度 ( 40 )

© 無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