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糖

给我一个拥抱,我丢掉我的车票。

*锤基
夜间无脑产物。
又名:堂堂雷霆之神竟然想这样做……

 

*

 

索尔只觉得太阳穴在突突狂跳。

 

“哇哦,——让我好好瞧瞧、这是谁?”洛基将后背放任在松软的沙发间,双腿交叠在一起,促狭地眯起双眼,扬起的眉梢昭然显示他的愉悦心情:这几乎是索尔多年观察如今能轻易得出的结论——可对方是满嘴谎言的洛基,这个定论可要在句尾打上一个十足的问号了。

 

“老爸的胡子告诉你,我是你老哥。”索尔干脆利落地回答,拧起眉头望向那停顿在半空的右手,它始终握着一柄铁质门把——那是他刚刚在经过几番敲门未果、耐不住性子用力过猛拆卸下来的玩意儿。中庭的门锁这么劣质?他将那可怜的玩意儿来回摆弄,考虑着下回托人(譬如托尼)换把能够经得起折腾门锁,于是在心里暗自记下一笔。

 

嗨,大嗓门王子,多么可笑的回答。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啦,我不想做你的老弟。——洛基无声而嘲讽地咧开嘴,用那灵巧的舌尖舔过下唇、接着张开了那张天花乱坠的嘴巴:“怎么——我亲爱的兄长,你总算想起了你遗漏在中庭的可怜老弟?喔,这也是在情理之中啦,毕竟新晋阿斯加德君王正忙着和中庭女人缠缠绵绵,百忙之中抽空来关照一下可怜的我——不得不说,我感到万分荣幸!”

 

……他选择了回嘴,这可真是糟糕透了。索尔奥丁森,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和兄弟吵架(胜率大概是百分之一,取决于洛基是否想张嘴)。他总算放下了那半截门把,望向那双狡黠的绿眼睛,听着那根能言善辩的舌头一番兴风作浪,只觉得太阳穴跳动得更加厉害,以至于洛基那些嘲讽意味明显的字句迟钝地挤入耳缘,半晌才得到沉闷的回应。

 

“……洛基,你能再说一遍吗??”索尔费力撑大了眼眶,简直要质疑自己的耳朵,天知道他多想撬开老爸的棺材让奥丁好好听听这句话:多么无辜的雷霆之神!…原谅他用了感叹句。

 

可洛基瞧上去并不想和他的兄长浪费过多时间交谈。于是他又拿出了那套不切实际的把戏,方才还充斥讥讽的幽绿瞳仁被恹恹耷拉下的眼皮遮掩住,不紧不慢地以一种优雅的方式打了个呵欠,“我说,你这个时间应该在那些女人的床上经历一个美好的夜晚,而不是选择把时间花费在我身上,这实在太不值了,简直是在浪费你那漫长的五千年岁数——这是我由衷的劝诫。”洛基终于舍得放下双腿,鞋跟踏在地上磕出声响。他在沉默中慢悠悠地起身,轻快地迈出步伐,以歪歪扭扭的奇怪方式走到索尔跟前。于是整个房间只留下空调呜咽着轰鸣运转、以及洛基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那双蓝眼睛里藏着什么呢?——这是在洛基抬眼时的第一念头,他们的视线再度交集,却并没有意料中的恼怒、或是其他的负面情绪。他在定睛一瞧,——没错儿,他的哥哥可没有因为短短几句话露出烦躁的神情,按计划来说应该是这样……好吧,可真无趣。但那金发笨蛋他分明是在笑!

 

这有什么好笑的?这回膈应的反倒成了洛基,原本沾沾自喜上扬的笑弧压下些许,视线很快被那火焰般鲜艳的披风吸引了。……停一下,这很显然这不是索尔奥丁森的“约会装束”。虽然这个只有肌肉的家伙毫无浪漫细胞可言,但会中庭人该有的装束自然会变,为了不引起骚动。

 

这是个无趣的夜晚!没有办法看到索尔被拆穿窘迫的神情、或是愤怒什么的——洛基的笑容彻底消失了。他原本打算借机好好嘲讽一下索尔,什么不理国事只顾享乐、甚至连弟弟都不要了的扯淡理由……只要能让索尔感到不舒服的理由他就能够乐此不疲地提出,毕竟他可亲眼见过那位的漂亮情人呢!

 

现在,索尔搞明白了,这个小混蛋又在发什么莫名的脾气。无非是因为那几个姑娘——可他压根儿没在乎那些女人,天晓得他只是去了趟阿斯加德,再回来找他弟弟的时候,对方就不愿给他开门了。不开门的原因无非就是他的兄弟想给他找些不痛快,——他推门进来的时候洛基可笑的欢快呢,但这些于索尔而言实在是小打小闹。

 

“……所以说,老弟,你只是嫉妒我有女孩睡。需要我为你找几位神女吗?”索尔沉下眉梢,装模作样地学起了(被科普)家庭伦理剧中贴心兄长的角色,只要耷拉着眉眼,瞧上去确实担忧极了,“你想要什么样的?我这就回去给你挑……”

 

“哈!我可不要——如果我想要的话,压根不需要你找,”洛基发出一声尖锐的嘲笑,他的黑指甲不客气地隔着索尔那层银甲敲击着胸膛,恶狠狠地咬紧了后槽牙,“我绝不可能会嫉妒这种事!别忘了你的旧情人曾义无反顾地上过我的床,而你呢?不过是一条被抛弃的可怜虫!”

 

“请你放一万个心,我可以扛着老爸的棺材,让他好好瞧瞧你干了些什么。”索尔满不在乎地耸耸肩,说话的语气就像讨论“姆尼乔尔好看吗”那般轻松平常,可内容却让洛基睁大了双眼:“但我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的。我会拆了你的门,再把那些女人赶出门。——你明白的,作为兄长,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乱来。”

 

去他妈的兄长!又是这箩筐的破烂理由,他都能够倒背如流了——洛基额间一跳,但还是勉为其难地维持了得体的微笑。咱们的臭石头好兄弟总算开窍啦。“我巴不得他再气死一次。”他嘟囔着说道。

 

“哦,那可真糟糕。”

 

“我压根没有听出你的话中有任何糟糕的感觉!我是认真的,如果奥丁还活着,即使看在他内裤的份上,我也要气死他一回。至少一回……没有上限。”索尔能够在洛基眼底看见明显的恶劣,就像吐着蛇信的毒蛇,那些不负责任的话语——索尔相信他能够亲身实践,可惜奥丁没法复活。

 

老爸穿过内裤吗?这个念头在索尔的脑海中一闪而逝,又及时的刹住车了。……该死。“你说的对。但神女是不可能的,你别想了。”

 

他又在说什么可笑话呢?洛基的双手立刻抬起揪住了索尔的衣领,阴森的声音从喉腔挤出来一点儿,随后变得彻底走调,“该死的,我可没有想神女——你凭什么不让我睡神女??”

 

“奥丁的胡子啊,洛基你宁愿吃干巴巴的回头草也不要你的老哥?”索尔瞪圆了眼睛,越过洛基紧攥着他衣领的手直望向他的双眼,仿佛在控诉着他兄弟的不近人情。

 

“奥丁的内裤啊索尔奥丁森想上他兄弟的床??”洛基难以置信地反问。——诡计之神此时是真的要震惊地咬掉那引以为傲的银舌头了,九界之中怎么会有这么——这么不要脸的家伙?

 

“你在说什么——奥丁——”索尔扯开嗓门就要大声嚷嚷,神情却是掩不住的眉飞色舞——这当然被洛基发现啦,毕竟他直率的表情系统可没告诉他要隐藏。

 

洛基清了清嗓子,诡计的笑容再次浮现在脸上。他松开一只捏领子的手,那可怜的布料变得皱巴巴了;接着用手指挑起索尔的下巴,是那种姿势没错——但他不得不仰着脑袋进行,这让洛基感到十分不满,他恶声恶气地威胁着:“闭嘴,我这就去挖了他的棺材、像现在这样揪着他的领子告诉他——你的爱子索尔奥丁森想爬上他兄弟的床!”

 

“……”果不其然索尔立刻乖乖闭嘴了。多么可笑,无论何时,提起老爸都能让他吃瘪。洛基洋洋得意地松开了对他的桎梏,满意的拍了拍双手,那代表愉悦的笑容还未完全流露出来——索尔闷闷地开口了:

 

 

“严格来说,是这样。”

 

“???”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無糖 | Powered by LOFTER